1. <dd id="useix"></dd>
    1. <dd id="useix"><tr id="useix"></tr></dd>

        1. <div id="useix"></div>
          1. 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 促進通航高質量發展

            發布時間:2018-05-10  點擊:2775

            日前,民航局召開了通用航空監管專項督查電視電話會議,李健副局長就進一步加大通用航空領域“放管服”改革,加快推進通用航空監管專項督查發現問題整改,為通用航空高質量發展創造更加良好環境發表講話,具有很強的指導性和針對性。現根據講話精神,摘要發表,以饗讀者。

            當前,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是民航系統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黨的十九大和“兩會”精神的一個重要任務。對通用航空領域來說,我們要始終堅持發展為了人民的理念,加大改革力度,堅決破除要素市場化配置障礙,不斷優化營商環境,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促進通用航空高質量發展。

            一、提高政治站位,充分釋放通用航空對國民經濟和國防建設的巨大潛力

            發展通用航空是轉變發展方式的重要途徑,是優化經濟結構的重要領域,是轉換增長動力的重要抓手,對促進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積極作用,要從服務國家現代化經濟體系、保障國家安全、促進民航強國建設的高度,重視通用航空發展。

            通用航空是我國經濟發展新的增長點。黨的十九大提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通用航空是我國改革開放以來極少數沒有充分放開發展的產業,具有產業鏈條長、服務領域廣、帶動作用強等特點。國際經驗表明,通用航空產業投入產出比為1:10,就業帶動比為1:12。中等收入群體是支撐通航產業發展的中堅力量,一個國家或地區人均GDP突破6000美元,國民對通用航空的需求就開始明顯爆發。目前我國中等收入群體人數已達3.5億—4億人,遠超美國的9200萬人。2013年我國人均GDP已超過6700美元,去年則達到8800多美元,但我國通航產業一直沒能迎來所謂的“井噴”式發展。這與我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及旺盛的社會需求不匹配、不適應。近年來,為了促進通用航空發展,國家先后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2015年10月,黨中央在“十三五”規劃建議中,將通用航空與鐵路、公路等并列為國家基礎設施網絡之一;2015年11月,國務院在關于積極發揮新消費引領作用的重要文件中,將通用航空視為推動經濟發展的新供給新動力;2016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關于促進通用航空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將通用航空產業定位為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今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民航落實鼓勵民間投資政策措施,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項目,使民間資本進得來、能發展。可見,黨中央、國務院對通用航空的發展越來越重視,對通用航空的定位越來越高,對通用航空的要求也越來越具體。

            通用航空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保障。黨的十九大提出,要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通用航空具有潛在的軍事價值和準軍事性質,是構建一體化的國家戰略體系和能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通用航空是國家戰略投送能力的重要支撐,發展通用航空是加強戰略投送力量建設、維護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的重要舉措。美國發達的通用航空產業為其儲備了大量準軍事飛行人員和戰略投送力量,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美國政府征用的民用飛機向海灣地區運送的人員和物資數量,分別占到總數的2/3和1/4。通用航空在應急救援方面具有獨特優勢。在“5·12”汶川地震救援中,民航先后出動飛機428架,實施救援飛行8277架次,轉運和空投救災物資22543噸,轉運傷員和災民66728人次,通用航空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航空醫療救援是現代化醫療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被稱為“最高效的救援方式”。目前發達國家大多建有完善的航空醫療救援體系,德國的直升機空中救援15分鐘能到達國內任何一個地方;美國的航空醫療救援覆蓋了全美60%的洲際公路網絡,能夠為其境內84.5%的人口提供20分鐘抵達現場的服務保障。截至2017年底,我國高速公路總里程達13.65萬公里,汽車保有量達2.17億輛,分別位居世界第一、第二,雖然近年來道路交通事故降幅明顯,但依然高發、頻發,道路交通應急援助救護需求非常迫切。當前我國航空醫療救援還處于萌芽狀態,救援飛行力量和機隊規模都很小,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這些都是需要加快補齊的突出短板。

            通用航空是民航強國建設的重要內容。實現民航強國是我國民航發展的戰略目標。通用航空作為民航“兩翼”之一,是民航強國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在民航強國八個基本特征中,“具有功能完善的通用航空體系”是一項重要指標,也是民航重要工作任務。當前,我國民航“兩翼”存在嚴重的結構性不平衡。經驗表明,在航空產業鏈完整的大國,合理的通用航空規模約占到航空業整體的10%—15%,通航飛行總量占到民航飛行總量的50%以上,但2017年,我國通航飛行總量不到運輸飛行總量的8%。我國通航產業內部也存在嚴重結構性不平衡,2017年我國通航飛行總量中,訓練飛行占75%、生產作業飛行占13%、商務飛行占11%、私人和娛樂飛行只占1%,這同全球60%的通航飛行總量是直接服務于交通出行、運動娛樂以及醫療救援等形成明顯對比。去年10月份以來,民航局牽準通航“放管服”改革的牛鼻子,先后出臺了60余項改革政策措施,著力破除制約我國通航發展的體制機制性障礙,進一步激發了通航發展活力,更好地滿足了人民群眾對通用航空的需求,取得明顯成效。2017年,我國通航飛行83.7萬小時,在冊通用航空器2297架,通航機場81個,通航企業365家,同比分別增長9.5%、9.6%、14.1%、14.1%。今年一季度,我國新增頒證通用機場24個,相當于此前歷年累計通用機場頒證總量的30%;通航飛行小時同比增長17.8%,其中1月份同比增長高達91.1%,呈現強勁增長態勢。

            總之,民航局作為行政主管部門,必須進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內,以壯士斷腕的精神和堅韌不拔的毅力,來一次思想上的大解放,認識上的大升華,措施上的大變革。

            二、加強制度建設,建立一套獨立、完整、適用的通航法規標準體系

            “小智治事,大智治制”。制度建設是管根本、管全局、管長遠的。世界通用航空強國的經驗表明,健全、完善、適用的法律法規體系是通用航空產業持續、健康、快速發展的制度保障。建立獨立的通航法規標準體系是今年民航工作會議布置的重要任務。要堅持“放管結合、以放為主、分類管理”,加快完善通航法規標準體系的頂層設計。

            要遵循“分類管理”的原則。分類是精準監管的基礎。通用航空具有服務領域更為廣泛、運行類別更加多樣、運行環境更加復雜的特點,必須下決心徹底把通用航空相關規定從現有規章體系中剝離出來。要把對“通用航空與運輸航空、經營業務與自用業務、載客經營與非載客經營”實施分類管理的原則,貫穿到通航法規標準體系設計的全過程。要完善已經分開的法規標準。目前,在機場使用許可、機場安全保衛等方面,已將運輸與通用徹底分開;在《通用機場分類管理辦法》中,按照機場是否對公眾開放采取差異化管理;在通用航空經營許可管理方面,將之前按注冊資本額度分類,改為按作業特點和性質分類,都體現了分類管理的思想。要加快出臺《關于通用航空分類管理的指導意見》,使之成為指導構建通用航空分類管理體系的基礎性文件,保持“分”的原則和方向。

            要突出“以放為主”的導向。法規標準要求過嚴會制約甚至扼殺一個產業的興起和發展,因此必須以放為主。簡政放權要堅決革除不合時宜的陳規舊制,打破不合理的條條框框,砍掉束縛企業發展的繁文縟節,能放開的堅決放開,能取消的盡量取消,直接放給市場和企業。要列出問題清單,對一些規章標準進行修訂或解釋,采取進一步“放”的措施,做到“松綁減負”。要加強“放”的系統性、協同性,重點聚焦通用航空短途運輸必須包機運行、非經營性通用航空活動需要登記核準、不接受私人飛行計劃申請、通航人員辦理機場通行證比較難等方面問題,進一步放寬或簡化相關要求和程序,保持“放”的節奏和定力。

            要把握好“放管結合”的尺度。為政之善,莫過于公正。“放”是為了促進權力公平、機會公平、規則公平,增進人民福祉。但是“放”絕不是讓通航放任自流,什么都放手不管。該管的一定要管好,不該管的絕不能管,亂作為的該問責就問責。要重點完善那些“灰色地帶”,及時予以健全或明確,表面上是“管起來”,其實是一種“放”。“放”要以確保安全為前提,政府放松監管后,通航企業將有更大的自主權,要狠抓安全生產責任,堅守住規章底線和誠信紅線,不斷強化基層基礎基本功建設。在“放”的過程中,要提供高效優質服務,著力提高服務效率、供給效率和辦事效率。

            總之,“放”要“簡”字當頭,“管”要“公”字為本,“服”要“優”字為先。

            (來源:本站)

            上一個: 已經是第一條

            下一個: 創新創效激發黎明青年做貢獻

            返回
            購機咨詢
            應聘咨詢
            掃一掃

            航空工業哈飛官微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